新闻动态   News
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主页 > 产业新闻 >

新职业不断涌现为经济发展注入新动力

2019-07-19 18:40      点击:

  7月1日起,上海开始执行“史上最严垃圾分类”新规。全国46个城市也将陆续进入垃圾分类“强制时代”。垃圾分类回收,也催生了新职业,月入过万元的“代收垃圾网约工”便是其中之一。

  密室剧本设计师、宠物训练师、收纳师、无人机驾驶员……7月9日,智联招聘与美团点评联合推出了《2019年生活服务业新职业人群报告》,为上述新职业人群做了画像。该报告认为,新职业名单范围不断扩大,新职业被从业者一致认为“行业发展快、前景好”,已成为就业蓄水池。

  近年来,随着经济社会发展、科技进步和产业结构调整,我国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不断涌现。

  作为一名物联网安装调试员,王金全回到故乡雄安,投身于智慧城市的研发,先后参与了中移超脑、边缘计算、雄安大数据等多个智慧城市项目。他表示,物联网技术是新兴技术的代表,也是雄安新区的代表性产业之一,此时此刻能凭借自己的知识和经验参与新区的建设,这是物联网人最大的价值。

  2016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李磊在接受专业培训后,成为一名无人机驾驶员。在无人机行业,他发现了巨大的市场机会,包括产品销售、教育、技术研发和软件配套以及企业级、政府级的应用。目前,他已拥有3家无人机专卖店,行业应用渗透到电力、安防、测绘等领域。

  电子竞技运营师岳小波赶上了电子竞技行业的爆发式发展。作为职业圈里小有名气的电竞赛事及活动运营专家,岳小波已组织策划、运营及执行多届大型官方赛事。电子竞技运营的从业经历,为他带来了职业价值,也帮助他实现了自我价值。

  2019年4月1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统计局向社会发布了13个新职业信息,这是自2015年版国家职业分类大典颁布以来发布的首批新职业。这13个新职业包括:人工智能工程技术人员、物联网工程技术人员、大数据工程技术人员、云计算工程技术人员、数字化管理师、建筑信息模型技术员、电子竞技运营师、电子竞技员、无人机驾驶员、农业经理人、物联网安装调试员、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工业机器人系统运维员。王金全、李磊和岳小波,都是从事这些新职业的新型专业技术人才。

  这些新职业背后,涌动着巨大的市场需求。近年来,随着人工智能、物联网、大数据的广泛运用,与此相关的高新技术产业成为我国经济新的增长点。特别是信息化的广泛应用,衍生了一大批新职业,比如在国际赛事的推动下,电子竞技已成为巨大的新兴产业,电子竞技运营师数量增加和电子竞技员职业化势在必行。而在许多传统行业,技术的升级换代也引发了传统职业的变迁,如工业机器人的大量使用,对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和系统运维员的需求剧增,使其成为现代工业生产一线的新兴职业。

  近日,人社部连续发布《新职业——物联网安装调试员就业景气现状分析报告》《新职业——无人机驾驶员就业景气现状分析报告》《新职业——电子竞技员就业景气现状分析报告》《新职业——电子竞技运营师就业景气现状分析报告》等分析报告,高密度地对这些新职业中的人才状况进行了深入剖析与展示。

  这些报告显示,新职业市场需求迅猛增长的同时,也带来了巨大的人才缺口。以王金全所在的物联网安装调试员职业为例,2018年我国物联网业务收入比上年增长72.9%,从事物联网及相关行业的从业人员超过200万,预测未来5年物联网安装调试员人才需求量近500万人。李磊从事的无人机驾驶员职业,也面临着同样的人才瓶颈。国际数据公司(IDC)数据分析显示,到2019年年底,我国无人机年销售量将达到196万架,其中消费级无人机150万架,工业级无人机46万架,预测未来5年无人机驾驶员人才需求量近100万人。

  “新职业的发展,人才是根本。”中国人才研究会原副会长、河海大学教授赵永乐指出,“当前,应该注重培养新职业领域的专业技术人才,制定激励措施,形成主要由市场配置人才资源、促进人才流动的机制,营造人才脱颖而出的环境,满足产业不断发展的需要。”

  日前,广东省中山市东区中学校长谢柏芳成为中山市拿到高级数字化管理师证书第一人。目前,在全国获得高级数字化管理师认证的人不超过百人。

  什么是数字化管理师?根据人社部的定义,数字化管理师是指使用数字化智能移动办公平台,进行企业或组织的人员架构搭建、运营流程维护、工作流协同、大数据决策分析、上下游在线化连接,实现企业经营管理在线化、数字化的人员。数字化管理师目前分为三个等级,即数字化管理专员、数字化管理师、高级数字化管理师。

  一位中学校长为什么要去做“高级数字化管理师”?谢柏芳表示,自己平时对新技术比较关注,数字化管理不仅对企业有着重要的意义,对学校管理同样重要。未来的学校必然走向数字化和智能化,这需要懂得数字化的管理者来推动。

  此次发布的《2019年生活服务业新职业人群报告》显示:超六成新职业从业者认为,有过硬的专业技术和手艺是从业者最重要的特质;近三成新职业从业者都曾自费参加过职业培训,希望能提升手艺和技能。而且随着从业时间的增长,新职业从业者在职业培训上的花费也随之增多,其中71.2%的新职业从业者都参加过职业培训。

  2011年,作为我国高校物联网专业第一批入学新生,李青娟开始了一场长达8年的物联网学习与研究的经历。在无线传感网、大数据、云计算、单片机等丰富多彩的物联网技术和产品领域中,求职简历自我评价。李青娟参与了每一项知识理论的研究和技能的实践,一步一步完成各项工作,并在国内外各类物联网期刊上发布了自己的技术成果。作为物联网技术发展的亲历者,她认为物联网的技术员,都应该高度重视学习,只有不断提升自己的职业水准,才能跟上物联网行业日新月异的脚步,建设和维护好物联网产品体系。

  2018年6月,在网上留意到有关“数字化管理师”认证的信息,谢柏芳报名参加了“数字化管理专员”的测试,因为学校于2017年9月开始使用钉钉智能移动办公平台,开启了谢柏芳对数字化的好奇心。经过自己的琢磨和学习,谢柏芳陆续通过了“数字化管理专员”“数字化管理师”的认证。最具挑战性的是“高级数字化管理师”认证,需要申请人提交一份个人运用数字化提质增效的真实案例,并前往钉钉总部参加集中培训学习,完成一份运用数字化赋能解决学校(企业)实际问题的愿景规划和实施方案,并进行答辩。

  “相比于产业的发展速度,各新职业领域的人才缺口巨大,人才培养仍是杯水车薪。”中国人事科学研究院研究员苗月霞认为,新职业的产生势必促进职业教育和职业培训改革,推动专业设置、课程内容与社会需求和企业生产实际相适应,促进职业教育培训质量提升,实现人才培养培训与社会需求紧密衔接。

  新职业人才是保证新职业发展的源泉和动力。“要全力完善专业教育和职业培训体系,推进新职业从业人员的人才队伍建设,尽快让相关产业从人才短缺‘阵痛’中突围。”苗月霞说。

  《2019年生活服务业新职业人群报告》显示,67%的新职业者认为“政府应该鼓励、支持新的就业形态”,具体来看,可以通过降低经营许可办证难度、普及职业教育、加快新职业认证等措施促进新职业发展。我已参加CUW智慧能源峰会你也一

  在提高现代化治理水平的过程中,政府部门也在积极行动。2018年,国务院印发《关于推行终身职业技能培训制度的意见》。《意见》提出了推行终身职业技能培训制度的一系列政策措施。一是构建终身职业技能培训体系。完善终身职业技能培训政策和组织实施体系;围绕就业创业重点群体,广泛开展就业技能培训;充分发挥企业主体作用,全面加强企业职工岗位技能提升培训;适应产业转型升级需要,着力加强高技能人才培训;大力推进创业创新培训;强化工匠精神和职业素质培育。二是深化职业技能培训体制机制改革。建立职业技能培训市场化社会化发展机制、技能人才多元评价机制、职业技能培训质量评估监管机制、技能提升多渠道激励机制。三是提升职业技能培训基础能力。加强职业技能培训服务能力建设、职业技能培训教学资源建设和职业技能培训基础平台建设。

  面对职业更新提速给人才培养带来的新挑战,作为人才培养重要阵地的教育领域,如何做好新职业的人才培养与输送?

  “新职业的不断涌现,要求我们的教育部门必须有前瞻眼光,要紧贴新兴产业发展趋势,及时调整人才培养体系与方向。”赵永乐说,“新职业信息的发布有利于促进职业教育和职业培训改革,推动专业设置、课程内容与社会需求和企业生产实际相适应,促进职业教育培训质量提升,实现人才培养培训与社会需求紧密衔接。”

  2018年4月,教育部印发《高等学校人工智能创新行动计划》,提出到2020年,基本完成适应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的高校科技创新体系和学科体系的优化布局,高校在新一代人工智能基础理论和关键技术研究等方面取得新突破,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的优势进一步提升,并推动人工智能技术广泛应用。根据教育部近日公布的2018年度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备案和审批结果显示,共有96所高校新增备案“智能科学与技术”专业,101所高校新增备案“机器人工程”专业。在职业教育领域,从2019年年初公布的2019年高职专业设置备案结果看,备案开设高职“大数据技术与应用”专业的学校399所,“云计算技术与应用”专业207所,“物联网应用技术”专业498所,“工业机器人技术”专业568所,“无人机应用技术”专业209所,“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76所。

  “目前,我国新职业人群受教育水平良莠不齐,职业上升通道不明晰,这制约着新职业人群的可持续发展。”智联招聘首席执行官郭盛表示,“亟待完善职业教育和培训体系,培养知识型、技能型、创新型人才大军。同时,要加快职业认证体系,不断提升从业者的专业技能和服务意识,大力推进工作流程的标准化。”

  “要加强新职业宣传教育,提高新职业的社会认知度。”上海社会科学院人力资源研究中心副主任汪怿强调,目前社会上对新职业还存在一定的认知偏差,应通过典型案例的宣传,提升社会知晓度,助推新职业人才体系建设快速健康可持续发展。